ad
ad

云雀的心愿教学反思:我是程序员,我是个“肉”

更新时间:2018-11-25 13:48 点击数:

Niko在朋友圈写了一个段子——产品和开发之间的恩怨没有一把农药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把。

Niko在一家“独角兽”级别互联网出行公司工作。他在公司有一个众人皆知的称号——上海第一亚瑟。

他是个典型的程序员,个子高高的,白白净净,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他是上海本地人,和家人一起住,没有租房、买房的压力。工作日的他七八点起床,套上一件卫衣,吃过母亲准备的早饭就去上班。晚饭则大多在公司解决,加班是常有的事。

“我的工作是跟电脑谈恋爱”

Niko生活很简单,有时听到别人夸自己公司的打车软件好用,他会很自豪。因为这里面有他的一份力。在他看来,“程序员可能都比较简单和纯粹,所以也就容易被骗”。

在Niko看来,程序员的工作就是跟电脑谈恋爱,用1跟0的表达方式交流。这场恋爱可以用“拿着结果,推导过程”八个字来概括。

每天应付需求的生活让他神经紧绷。去年7月,Niko工作压力加大,骑单车出汗的解压方式已经不够了。他开始玩《王者荣耀》。他觉得这游戏竞技性非常强,而且十几分钟就能玩一局,能够利用碎片时间给自己减减压,一玩就爱上了。

有一次,Niko选择了亚瑟上场。“当时才开始玩这个游戏没多久,自己比较‘浪’,满场飞,队友都推到敌方水晶门口了,我还在和一个敌人纠缠,没有及时做好助攻,导致团灭”。

Niko回想起当时在餐桌上的这一场败局。几个耿直的程序员当场就吵了起来,争论刚刚那一局到底是谁的“锅”。旁边的三张桌子,有两张已经换过一拨食客了,几个程序员还在“耿直”地讲道理。

“产品经理是输出,程序员就是肉”

程序员和产品经理是互联网公司里的一对冤家,相爱相杀。从游戏的角度看,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输出”和“肉”。

产品经理为了让程序员们发泄心中的不满,公司墙上挂的飞镖上贴着产品经理的头像,程序员玩飞镖以“解恨”。

Niko打了个比方来形容程序员和产品经理的关系:“我们程序员每天在前排扛伤害,有时候输出位却在怪我们做得不对。”

加需求、压缩周期、推倒重来,这都是家常便饭。有一次,产品经理发过来一个需求文档,要求一个月出产品,等做到最后一个星期的时候,产品经理才对Niko说,这不是他想要的,整个产品需要重新做,周期变成两个月。

第二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这不是我想要的”,产品经理还是这句话。

“你想要什么?”Niko无奈地问。“我也不知道,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们要重来。”产品经理回答。结果这个产品花了三个半月才做出来。

在这期间,他不记得产品经理给他买过多少杯“大杯波霸七分甜”了。不过,程序员有时也会给产品经理买奶茶,那是在没有按时完成需求的情境下。

在公司,Niko有一个很崇拜的产品经理。这个产品经理做过很多优秀的产品,但是比较拘谨、严肃,平时不怎么和大家一起玩。Niko和他只有过“你这个搞定一下,那个搞定一下”的平淡交流。

但得知Niko玩《王者荣耀》很厉害之后,这个喜欢板着脸的产品经理笑着问:“爸爸,什么时候带我一把?”

讲起产品经理软磨硬泡要他带队开黑的事情,Niko的语气里带着自豪的笑意。他高兴,但不是因为他凭借游戏玩得好登上了互联网公司“爸爸链”的顶端,而是因为游戏让他能够和同事、和朋友有更多互动。

公司的《王者荣耀》玩家为此建了一个微信群,午休时间或者下班后常有人找一间会议室,在群里吼:“我三缺一,五缺二,会议室赶紧来人”“大神带队啦,还有五秒钟开车了”。做完工作的人自然会答应,跑到会议室参战。

之所以在会议室玩,是为了不打扰其他同事工作。在会议室里的人两手抓着手机,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紧张处喊上两句:“打野干什么啊?人都死光啦”“你呀,赶紧回去呀,你都没血了”“别浪啦,再浪要死了”。

要是和女同事组队,他还是会说得委婉些:“你只要在后面慢慢地放个技能就可以了,我们带你飞。”

后来,Niko在朋友圈写了一个段子——产品和开发之间的恩怨没有一把农药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把。

“打游戏和写程序一样要执著”

经过上次在餐厅的那次大讨论,Niko似乎开窍了。玩亚瑟这个英雄,不能满脑子想着“杀人”,想着“浪”,敢于“猥瑣”,为队友扛伤害才是最重要的。

最疯狂的时候,Niko工作日的游戏时间达到五个小时,周末则几乎有十个小时的游戏时间。除了实战,他会看教程和帖子,和高手讨论,逐渐在心里写下一本“武功秘籍”。

怎么组合、怎么配合都有颇严谨的一套程式,有时他需要做“全肉”,有时他只需要做“半肉”加上一点辅助,有时还能贡献一些输出。只要团队能赢,Niko并不在乎MVP的头衔,让出人头和让队友有更好的输出是最合理的打法。

摸索出这个入门英雄不同打法的心得后,Niko在半年内冲到了“上海第一亚瑟”的位置。连续三个星期,第一的地位不可动摇。这个成绩给了他极大的满足感。

如果不是有一股向往荣耀和不服输的精神,Niko很难想象自己能够用同一个角色玩2000局以上。很多人觉得游戏是放松,是娱乐,其实也有枯燥的一面。在成为王者和获得第一战力值之前,就是不停地打,“像一只虫子一样,循序渐进,过程甚至有点痛苦”。

Niko觉得这是属于程序员的一种执著,只要你给他一个目标,程序员就会一股脑儿地往前走,达到目标为止,中间都不算什么。

成为“上海第一亚瑟”之后,Niko并没有晒出自己的成绩。“满足了一阵子就忘了,定下一个目标”。写代码也是这样,自己写的代码跑得好当然有成就感,但是很快你就会接到产品经理的新需求,没有太多时间让你自我陶醉。

Niko的新目标是将身边的几个朋友也带成王者。他现在已经有了三个小号,曾经带朋友的妹妹打过王者。他喜欢带人,因为这让他感觉自己对别人有帮助,只要能帮到别人就会很快乐。

玩了一年多的《王者荣耀》,Niko了解游戏里的所有英雄,但直到现在,他最喜欢用的还是这个白送的英雄。“因为低调”,这是他对自己的评价,也是他对亚瑟的评价。

“游戏里的亚瑟就是我们程序员的投射,我们不是carry全场的主角,但我们是必不可少的‘肉’,”Niko说,“我不需要做超级英雄,只要是其中一分子就能很开心。”


云雀的心愿教学反思:我是程序员,我是个“肉”
ad
ad
ad
悠空网免费小说阅读,天天小说阅读网,名著阅读网,佳人网阅读改变自己,91言情小说阅读网,魅丽优品阅读网,猪猪岛小说阅读网,中学生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