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ad

九阴真经犬皮:别对我说谎

更新时间:2018-11-26 09:57 点击数:

简介:因为一场家族联姻,徐念真假装讨好富家大少简凌恒,他性格恶劣,喜怒无常,平均每天被他拆台一百次,更可怕的是,她居然没办法完全讨厌他。眼看着她谎言被拆穿,联姻就要失败,他却忽然说喜欢她?

【一】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人,他在身边,其实好像也不是很必要,但如果不是他,其他人更没有必要。X先生——我的不必要之必要。PS:与X先生相识的一周年纪念日,忙到完全忘了,但他居然偷偷订了餐厅。”

在微博编辑界面打完了这段话,徐念真又点开了相册,翻出一张刚刚在餐桌上拍的照片,简单用滤镜处理了一下后就发送了出去。徐念真站在餐厅洗手间的镜子前补完妆,再看这条微博下面已经有了许多评论。

“祝你们幸福!居然已经一周年了啊!”

“真真姐也太过分了吧,居然说我X哥不必要!”

“好喜欢你们啊,什么时候我才能找到我的X先生啊?!”

她一边漫不经心地翻看着评论,一边提起包走出洗手间,没注意前面,差点儿撞上了站在走廊上的人。她抬起头来,看见对面的人时一愣。

是简凌恒。

简凌恒这人长得好看,挺鼻薄唇,狭长的凤眼看人时总是似笑非笑,带一点儿世家子弟惯有的漫不经心。他低头望着她,不说话,只是微微勾起嘴角。

徐念真迅速地收起了手机,抬头甜笑道:“咦,凌恒哥,你怎么在这里啊?其他人呢?”

“嗯,他们回去了,让我在这儿等你。”简凌恒转过身,对她的慌乱视而不见,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徐念真当然知道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在这儿等她。

这场饭局明着是简、徐两家的小宴,实际上就是变相相亲宴。所以不管找什么原因,两家父母一定会留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

一起从餐厅里出来,简家司机刚好将车开出来,两人上了车并肩坐在后座。其间,徐念真无数次试图发起对话,但简公子始终漫不经心地玩儿手机,简洁直白地聊死每一个话题。

徐念真感到非常绝望。

其实她早就对简凌恒做过简单地了解,关于他喜欢什么颜色、什么运动、甚至什么类型的女孩,单纯的聊天她有把握絕对不冷场,但谁能想到简凌恒如此不配合!

轿车驶到徐宅。简凌恒做派绅士,下车替她开了车门。

“谢谢你,凌恒哥。”徐念真从车内跨出来,决定抓住机会最后一搏。她低下头,柔柔道:“我有一个问题,凌恒哥,你可以回答我吗?”

“嗯?”简凌恒扶着车门,仍握着手机,漫不经心地看着什么。

“今天凌恒哥也察觉到了吧?其实……”她低头笑了笑,故作娇羞地没有说下去,“我想问问凌恒哥的想法……”

简凌恒没回答,徐念真也没指望他会回答,稍稍扰乱他一下,就是她的目的。说完话,她正打算告别,简凌恒却低下头,黑瞳若有所思地望着她。

他确实有一张俊美的脸,仅仅是这样的对视,也足够让人感到惊心动魄。徐念真呼吸一滞,又迅速扬起温婉动人的笑脸。

“说起来,我也有一个问题。”简凌恒似笑非笑地望了她一眼,慢悠悠道,“可以请徐小姐回答一下吗?”

“什么?”徐念真微微歪了歪头,故作可爱地问。

“我想知道……”简凌恒抬起头,将手机屏幕转到她的面前。徐念真这才看到,他刚刚一直在看的界面,居然是——她的微博?!

“我想知道,徐小姐既然有相恋一周年的男友,为什么还来相亲?”

【二】

徐念真在微博上算个网红,粉丝上百万的那种。但她不发自拍、不直播,能火起来,完全是因为她的“男朋友”X先生。

X先生是某某医院的医生,徐念真有次在那家医院住院时偶然结识结识了他。X先生身高一米八五,性格温柔,情话技能满点,家务活做得一级棒。在一起的一年时间里,两人从来没有争吵过。不少小粉丝在知道他们的故事后,都表示“又相信爱情了”。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棒的男朋友呢?

当然是因为,这些全是徐念真瞎编的。她根本没有男朋友,甚至连恋爱都没谈过。

一开始她只是在微博上虚构出了“X先生”这个人物,却没想到意外地火了起来,到了最后,许多小粉丝都对这段瞎编的爱情故事深信不疑,以至她不得不继续编下去。

她也想过会被揭穿,但没想到居然是这样被面对面地揭穿。更想不通的是,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微博账号是她的?弄得她一时间连如何搪塞都想不起来。面前的简凌恒望了她半晌,嘴角微勾,别有深意地笑道:“很有意思的一天啊!谢谢你,徐小姐。”

说完,他坐进车里,极其潇洒地走了。而徐念真站在门口,直到车灯消失在山道上,才反应过来。

很有意思?

他是觉得看她装模作样地打算追他很有意思吧?!

徐念真反应过来,气得几乎跳起来。

家里人是真的想撮合徐念真和简凌恒,几天过后,徐母又不知从哪儿打听出来简凌恒的公司,让简家人帮她在那里找了个岗位,让她去上班。

徐念真毕业后就一直在家闲着,徐家家底够厚,也养得起她这么一个无所事事的大小姐。所以上班当然是其次,让她待在简凌恒的身边,早日拿下他才是真正要做的。

明确目标后,周一早上,徐念真就拎着小羊皮包包上班去了。简凌恒在银石大厦寸土寸金的写字楼里承租下一整层,却只是小打小闹一般开了家玩具公司,透着一股世家子弟的任性。徐念真到了公司,在前台吹了一上午的冷风,身为老板的简凌恒才姗姗来迟。看到徐念真时,他微微挑了挑眉。

“凌恒哥。”徐念真朝着他迎上去,笑得甜美,仿佛那晚不愉快的对话根本没有过。

“你怎么在这里?”简凌恒漫不经心地问。

徐念真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脸色顿时僵了一下。简凌恒拍了拍脑袋,才想起来似的,道:“哦,我想起来了,伯母说你想来我这儿上班学点儿东西?”

徐念真在心里暗骂了一句,面上却仍笑着:“是啊,我一直特别崇拜凌恒哥,不靠家里的扶持,一个人创办了这么厉害的公司……”

崇拜的语气和眼神徐念真都拿捏到位,她有自信只要是个男人就会被她夸得飘飘然,但简凌恒自始至终只是噙着饶有兴味的笑,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徐念真心里咯噔一下,声音也不自觉地变小。

“我有这么棒吗?”简凌恒挑了挑眉,终于接话。徐念真连忙点头说:“当然啊,凌恒哥你……”

“我也觉得我很棒。”他摸摸下巴,若有所思道,“公司开了两年,才赔掉家里几栋别墅而已……”

败家子!

脑海里跳出这三个大字,徐念真接不上话,她总不能说“凌恒哥你真棒,才赔掉几栋别墅”这样的话吧?于是她咬咬牙,继续保持微笑。

“既然这样,你就先在公司上班吧。”简凌恒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那我的位置……”

简凌恒四下看了看,朝着旁边抬了抬下巴,徐念真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前台。

“加油吧,徐小姐。”说完,简凌恒笑着转身去了办公区。

这是彻彻底底把她当花瓶了?徐念真站在前台,臉色十分难看,下一刻,却又扬起名门闺秀该有的微笑。

花瓶就花瓶,至少她的美色是被承认了。

【三】

“工作心好累,和X先生聊天的时候,我说我再也不是社会的蛀虫了,X先生却表示:‘那别去上班,我养着你就好了啊。’X先生你这样很犯规哦,我好好想想要不要答应。”

徐念真面无表情地编辑完这段话,发了微博,这才起身收拾东西下班。走到写字楼门口,徐念真才发现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身侧站着几个小白领,正在电话,估计在等男友。

别人在等伞,她在等雨停。

徐念真回过神,甩甩头,想把这种突如其来的沮丧情绪甩出去。面前忽然响起一声车鸣,她抬起头,望见简凌恒的车正停在旁边。

他降下车窗,支肘靠在窗口,似乎朝着她说了什么,雨声太大,她没听清。

难道是想顺路送她?

徐念真咬了咬唇,小跑出去匆匆拉开了车门,坐进了后座。简凌恒坐在一旁,这才升起车窗继续玩手机。

“谢谢凌恒哥。”徐念真故作羞涩地笑了笑,他却头也不抬,懒洋洋道:“谢倒是不必,我就是好奇——徐小姐那个‘愿意养你的男朋友’为什么连接你下班都不来。”

和这男人真的没法聊!徐念真咬咬牙,面上却十分无辜道:“什么男朋友啊?我没有男朋友啊!那天我就很想问凌恒哥了,那条微博怎么了?我不怎么玩儿微博的,不太清楚凌恒哥为什么会误会我有男朋友。”

她第一次被拆穿时不懂得如何圆谎是因为手足无措,现在要是还不知道怎么搪塞过去就真的是蠢了。在那个微博账号里,她自信从没有透露过任何真实身份的信息,她要是一口咬定那不是她的微博账号,他能拿她怎么办?

徐念真自信满满,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她的对手却只是瞥了她一眼,依旧漫不经心道:“哦,这样啊。”

一拳打到了棉花上,徐念真觉得很无力。

车内放着轻柔的音乐,适宜的空调温度令人放松,简凌恒没再说话,闭着眼睛靠在后座上小憩。徐念真看着他,不知为何就失去了再跟他唇枪舌剑的心情。她靠到椅背上,穿着高跟鞋站立了一天的小腿开始隐隐作痛,她瞟了一眼闭着眼睛的简凌恒,忍不住伸手,想悄悄脱掉鞋子让脚活动一下。

刚刚解开鞋子扣带,身侧的简凌恒忽然睁开了眼睛,对司机道:“前面停车。”

司机停了车,徐念真不明所以地望着他下车走进对面的百货商场,回来之后,将一个盒子丢在她的身侧,说:“给你。”

徐念真困惑地看了看他,低头打开鞋盒,发现里面居然是一双平底鞋。

徐念真感到有些困窘。她咬了咬唇,刚想开口说自己并不需要,简凌恒却懒洋洋道:“说起来,徐小姐小时候有没有听过那个故事?”

“什么故事?”徐念真下意识地接道。

“满口谎言的小姑娘穿上了红舞鞋,被天使惩罚,无法停止地跳着舞,一直跳进森林深处,直到被砍掉双脚才停了下来。”

别有深意的故事让徐念真愣怔了半晌,之后对方并没有再说话,又闭上了眼睛继续小憩。她想了想,还是小心翼翼地换上了那双平底鞋,柔软的小皮鞋十分舒服,大小居然也正好。她又咬了咬唇,心情也十分复杂。

直到下车,两人都没再开口说过话。

回到家后,发现母亲在家,徐念真打过招呼,刚准备上楼却被她叫住,询问她和简凌恒的进展。徐念真想要敷衍过去,徐母却不肯轻易放过她。

“你应该知道最近你爸的公司资金周转有点儿问题吧?只要简家肯帮一帮,其实也不是太难的事情,要是你能尽快和简凌恒结婚的话……”

徐念真其实知道母亲的心思,但是听她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仍感觉有点儿无法接受。

那样的感觉,就像——她只是用于交易的货品。

她低下头,轻快地笑了一下,答应道:“好。”徐母点点头,她转身欲走,徐母却又叫住了她:“你这鞋子怎么回事儿?”

她脚上穿着的是刚刚简凌恒送她的平底鞋,闻言,她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所幸徐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下次别穿这种鞋子去上班了,丢人。”

母亲一直不喜欢她穿平底鞋,认为穿着没气质,所以她几乎所有的鞋子都是高跟的。

徐念真点点头,这才转身上楼。

【四】

第二天徐念真按时到岗,在前台发了一上午的呆,也没见简凌恒来公司。她忍不住想,简凌恒这么懒散,公司不赔才有鬼了。一个主管见她闲着,便让她去跑外勤送文件。

徐念真拿了文件,按照主管说的地址找到了一幢大厦里,按了半天的门铃才有人来开门。看到开门的人时,她不由得一愣。

居然是简凌恒,他穿着柔软的T恤,头发胡乱翘着,眯着眼看了看她,疑惑道:“怎么是你?”

徐念真还没开口,他就已经自问自答了:“算了,估计整个公司也找不出比你更闲的人了。进来吧。”徐念真什么也没说都能这么被他噎一下,心里不禁有些火大。她深呼吸一下,忍着怒火微笑着跟着他进去了。

这大概是简凌恒平常的住所,没有想象中的脏乱,然而出奇的干净,只是房子大了些,一个人住显得有些空旷。

简凌恒将她送来的文件仔细看完,签了字后又递给她,然后闭上眼睛懒洋洋地往沙发上一靠,下逐客令:“签完了,你回去吧。”

“凌恒哥你生病了吗?”徐念真接过文件,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随口一问。

今天的简凌恒似乎有些不对劲儿,样子看起来非常疲倦,两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她一时也没想那么多,直接伸出手去探他的额头。可还没碰到,他就忽然伸出手,一把捉住了她的手。

“我感冒了。”简凌恒懒洋洋地解释道。

“嗯?”徐念真不明所以。

简凌恒抬头,似笑非笑地瞥了她一眼,道:“所以就算你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爱慕,想对我下手,也麻烦等我有力气,能动了之后好吗?”

抑制不住内心的爱慕?!徐念真收回手,愤愤地想,管他去死!但面上还是要做出担憂的样子。她问:“那要不要去看一看医生?如果一直发烧怎么办呀?”

简凌恒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徐念真一堆亲切关怀的话顿时堵在了嗓子眼儿里。

“这么关心我的话,去做饭吧。”简凌恒懒懒地躺在沙发上,漫不经心道,“我要喝皮蛋瘦肉粥,不要葱和香菜。”

他这种像使唤用人一样的语气让徐念真心中的火气更盛,她深吸一口气,发现应付这男人,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好啊!”半晌,她甜笑着回道。

“和X先生一起去超市大采购,广播提示大家要看管好自己的随身物品,我推着购物车刚准备‘起飞’,身后的X先生就拽住了我,还说:‘小心点儿,我的随身物品。’”

站在超市里编出这条微博,徐念真想了想,又随手拍了几张照片,再用滤镜处理完,这才跟文字一起发了出去。看着迅速热闹起来的评论,她站在原地漫不经心地往购物车里丢着需要的食材。

简凌恒指定要吃皮蛋瘦肉粥,可冰箱里没有皮蛋没有瘦肉,甚至连米都没有,她只好先到超市采买。

买完了材料,正准备去结账,忽然身后有人犹豫地叫出了她在微博上的名字。她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看,反应过来后,心里顿时叫了一声“糟糕”。

几个小姑娘正捏着手机站在她身后,看见她头,顿时激动得满脸通红。

“真真姐?!”

“哇,是本人吗?”

“我就说刚刚上传的照片上的地点就是这里呀!”

似乎是她的粉丝正巧和她在一个超市里,又从她刚刚发的照片中,认出了她所在的位置。在一阵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中,徐念真僵在原地,一时之间不知道作何反应。这时,一个小姑娘左右看了看,狐疑地问道:“咦?怎么没看见X哥呢?”

要怎么办?说你们认错人了?或者说他先回去了?

她张了张嘴,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面前的几个小姑娘看她的眼神也越来越怪异。

“总算是找到你了。”身后传来温柔的男声,她猛地回过头,居然是简凌恒。

他笑望着她,见她还在发愣,又伸手揉了揉她的发心,动作熟练得好像做了无数次,语带无奈道:“让你不要乱跑啊,‘随身物品’。”

徐念真还在这一连串的突发事件中没反应过来,僵硬得任由他将自己带进怀里。旁边那几个小姑娘看见他,立刻激动起来。

“哇,X哥居然这么帅!”

“我早就猜到了啊,X哥肯定是大帅哥!”

“你们要幸福啊!拜托了!”

小姑娘们的语气太激动,令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不明真相的路人还以为是来了什么明星。一片喧哗声中,徐念真把脸埋在简凌恒怀里,一动不动。

徐念真咬着下唇,脸烫得比简凌恒这个正在发烧的病人还要严重,心里更是慌乱不安,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谎言被拆穿,还是别的。

“你们真真姐比较害羞。”简凌恒安抚地拍着徐念真的背,看着那几个小姑娘说,“我们做个小约定,今天的事情不要说出去,好吗?”

“不会的!我们不会说出去的。”几个小姑娘七嘴八舌地做了保证,又依依不舍地跟两人告了别,这才叽叽喳喳地走了。

几乎是那几个小姑娘离开的一瞬间,简凌恒便感觉自己被徐念真一把推开了。他低头望去,发现徐念真只是静静地望着地面,看不清她的表情,于是饶有兴味地挑了挑眉。

【五】

“你不能迁怒于我。”提着食材走在回公寓的路上,简凌恒慢悠悠道,“事实上,我还救了你的场。”他不过是想着她一个人可能提不动,所以打算出来接她,哪里能料到会撞见这一幕。

徐念真没有反驳,甚至没有说话,从超市出来以后,她就一直维持着这种状态。简凌恒看她一直低着头往前走,差点儿撞上了迎面而来的单车,刚想伸手拉她一把,却听见她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简凌恒动作一顿。

徐念真抬起头来,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着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你刚刚为什么跑出来,还说这些有的没的。既然你的病不严重,还能出来溜达,那就自己去吃东西吧,再见。”

徐念真把手上提着的东西一股脑儿地挂到他的手上,转身大步离开了。

甚至连一声虚伪的“凌恒哥”都没有喊。

简凌恒望着那个大步走远的背影,背脊挺直,步伐果断,像是童话里高傲的公主。

满口谎话,死性不改,装腔作势……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糟糕的女孩?可他莫名又想起刚刚在超市里,怀中那个紧张害怕到微微颤抖的柔软身躯。不知道她哪来的倔强,看得他实在不忍心。她大概不知道,比起她一贯矫揉造作的卖萌卖嗲,这偶然露出来的脆弱,更让他心软。

他扬唇笑了笑,没有追上去。

徐念真回到家,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渐渐冷静下来。她也知道自己刚刚失态了,可当时太慌乱,她根本无暇顾及这些。

她沮丧地叹了口气,又看到床头柜上摆着的那个傻不拉几的布偶,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自言自语道:“说到底都是你的锅……”

一年前她因为急性阑尾炎住院治疗,病床的床头柜上就放着这个布偶,估计是前一个病人遗落的。那时父母都在忙生意上的事情,无暇照顾她。隔壁床的女孩也有男友陪伴,鲜花和小礼物摆满了床头柜,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她看到这个布偶时竟然觉得有些安慰,就好像……这是她的“男友”送给她的礼物。

她拍了一张布偶的照片发了微博,配文是:“谢谢你,X先生。”

那就是“X先生”第一次出现在她的微博里。

X先生,不知名先生。

谢谢那一个不知名的人,曾经给过她一点儿慰藉。

但谁知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样?

徐念真一把抱过那个布偶,闭上眼睛,决定不再思考接下来的事情,先好好睡一觉。

令徐念真想不到的是,那天过后,简凌恒居然再也没有提到过关于在超市里发生的事情,也没有再提过“X先生”。

第二天上班时,他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懒洋洋地和她打了个招呼,便自顾自地进了办公室。

徐念真站在前台,咬了咬唇,心情十分复杂。就好像是,两人之间有了一点儿心照不宣的默契。

——但谁要和那种浑蛋心照不宣啊!

【六】

转眼间,徐念真进公司已经有小半个月了,渐渐从一个前台变成一个跑腿小妹。送的东西,有文件、印章、快递包裹……徐念真看了看面前的大纸箱,又看了看主管给的明显是郊区的收件地址,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冒出一个念头。

这是故意的吧?

好在纸箱并不算重,徐念真艰难地将东西送到了指定的地方,发现那是一栋独立的小楼。她站在大门外按了半天的门铃,看到来开门的简凌恒时,更加确定这是在故意整她。

“嗯?怎么是你?”

面对面前带着懒洋洋笑容的男人,徐念真觉得自己真是很难再装出甜美的大家闺秀式微笑,将东西就地一放,皮笑肉不笑道:“当然是因为公司只有我这么一个‘闲人’啊!”

话刚说完,简凌恒身后忽然拥出一大堆“小萝卜头”,叽叽喳喳地围住了那个大纸箱。

“哇,好棒!”

“有变形金刚吗!简哥哥你上次答应的!”

“简哥哥我现在可以拿一个吗?”

简凌恒面对着这群小孩子没有露出惯常那副似笑非笑的刻薄模样。他揉了揉一个小男孩的脑袋,十分温柔地俯下身去,道:“现在不可以拿,一会儿等大家都到了再一起发,现在先跟着老师回去。”

这群叽叽喳喳的小孩倒是很听他的话,乖乖地跟着保育阿姨回去了。徐念真早被挤开了去,傻傻地站在远处望着那群孩子走远,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现在是什么情况?

简凌恒看了她一眼,大概是觉得她傻站的样子有点儿好笑,便道:“傻站着干吗?进来。”

徐念真愣了一下,乖乖地跟着他走了进去。

小楼里不算大,装饰得却很用心。她认出几个随手放在小桌子上的玩具正是公司的产品,想来刚刚那个大纸箱里的东西也是。

“這是公司资助的福利院。”见她有些疑惑,简凌恒随口解释道。

虽然是资助,但徐念真很难想象几个小孩站在台上磕磕绊绊给简凌恒念感谢信的样子。简凌恒似乎和这些孩子格外亲近,几个小男孩玩儿打仗游戏,还分给他一个国王的角色,他就像模像样地指挥起了战役;有个小女孩抱着娃娃哭哭啼啼地说娃娃生病了,他也耐心应对,哄得小女孩破涕为笑。

徐念真望着他,有些发愣。

简凌恒似乎有种奇怪的能力,能让人讨厌他讨厌到牙痒痒,可只要他愿意,也能让人喜欢上他,尽管他对这些毫不在乎。

“姐姐,可以给我那个吗?”一个怯怯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徐念真回过头,一个小姑娘正眼巴巴地望着她手里的玩偶。

她笑了笑,起了逗弄的心思,问道:“那你跟姐姐说,你乖不乖,乖的小孩才能有玩具。”

小女孩不知所措地望着她,半晌,竟了嘴要哭。徐念真没想到会这样,一时竟然有点儿慌。

“我算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低沉的男声在头顶响起,徐念真回过头,看到简凌恒俯身拿过她手中的娃娃,走过去,蹲下身递给了小女孩,接着不知道又和小女孩说了什么,小女孩这才笑了起来,点点头接过娃娃跑开了。

徐念真还坐在低矮的小凳子上,不明所以地望着简凌恒蹲下来和她四目相对。

——像是刚刚哄那个小女孩一样的姿态。

“乖的小孩才能有玩偶?”简凌恒问,见她一脸茫然,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到底是谁把你教成这样子的啊?”

远处有似乎有人叫他,他望了徐念真一眼,起身欲走。

“难道不对吗?”徐念真反应过来,梗着脖子,在他身后反问道,“有人喜欢的小孩才会有玩具,乖的小孩才会有人喜欢啊。”

“当然不对。”简凌恒停下来,慢条斯理道,“如果有人跟你说,你要做到什么样子我才会喜欢你,那根本就是瞎扯。喜欢这种东西,哪里需要讲条件的?只有交易才需要讲条件。”

“你凭什么这么说?”仿佛被人触及了心底的隐秘,徐念真忽然觉得很生气,“你才什么都不知道。”

“凭我喜欢你啊。”简凌恒漫不经心地抛出这句话,好似再理所当然不过,却瞬间令徐念真愣在原地。

仿佛一颗炮弹在耳边爆炸一般,徐念真的脸霎时变得通红,她张着嘴,半天也想不起要说什么。可抛下这颗炸弹的人犹不自知,仍好整以暇地继续陈述:“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好不好、乖不乖,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不是需要你努力去做到什么,我就喜欢你,而是你可以什么都不做,就在那里接受我的喜欢。”

徐念真大脑似乎停机了,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傻傻地望着简凌恒。半晌,简凌恒叹了一口气:“算了,你自己想一想吧。”

【七】

其实简凌恒第一次见到徐念真,要比那次相亲早得多。

大概是在一年多前,他去医院探望朋友,偶然听见护士间的闲聊,说隔壁病房的女孩一个人来住院,很可怜的样子。

于是,他路过那间病房门口时,不自觉地朝里面望了一眼。徐念真那时孤孤单单地坐在病床上,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那样子令他想起小时候养的拉布拉多犬,但凡独自在家时,就一定会这样眼巴巴地望着门口,像是在期待什么。

那么她在期待什么呢?

她的眼神莫名令他心软。想了想,他叫住了门外经过的护士小姐,请她帮了一个小忙。如果没人来看望她的话,收到一个小小的礼物也算有点儿慰藉吧?他随手送出去的是一个公司刚刚设计出的小玩偶,生产厂商那边暂时只送回一只,是用来做最后确认的样品。他还没来得及拿回公司,就先送出去了。

因为种种原因,这个玩偶没有批量生产销售,于是她手中的那一个就这么成了孤品。

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在微博上看到它的照片。

那个时候,徐念真在微博上已经小有名气了,粉丝数每天都在上涨。博文多数是和“X先生”有关的日常。编得太过头,他看着都觉得好笑。他仿佛能看到她一个人呆坐在酒店空荡荡的套间里,拍了照然后发出“和X先生出来旅游”之类的话。

他觉得好笑,又有点儿心疼。

再后来,就是在那场莫名其妙的相亲宴了。徐念真似乎有意想要讨好他,假装乖巧和温柔模样都令他感觉很有趣。可真正令他哑口无言的是她接近他的原因,居然只是她父母希望她嫁给自己。

告白的人毫不在意地丢下这句话便去处理其他事情了,留下徐念真一个人在原地愣怔半晌,最终什么也没说就跑掉了。

她心情复杂,不敢去想他说的话,可思绪总会不由自主地飘到那里。

他喜欢她?

可她有什么好值得他喜欢的?她的那些拙劣的谎话和装腔作势,他不是早就看出来了吗?还是说,这只是他开的一个恶劣的玩笑?

“发什么呆呢?”徐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徐念真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握着茶杯已经走了很久的神。

今天是周日,不用上班。昨晚徐母就安排好了日程,要和简家人一起吃饭。似乎是看她和简凌恒之间的关系久久没有进展,想要做点儿什么。

说话间,简凌恒已经和简父、简母走进了包厢。徐念真下意识地移开视线,徐母却在这个时候碰了碰她,轻声道:“背挺直,打起精神。”

她按照母亲说的强打起精神,可那天简凌恒所说的话,又一次地在耳边响起来。

就像那天,她和简凌恒所争论的一样,她一直认为,只有乖巧懂事,才能得到父母的喜爱。她向来很乖,乖乖读书,乖乖上班,对于母亲安排的结婚对象也从未说过什么。

可这一刻,她忽然想要确认一下。

“妈,要是我……”徐念真低下头,轻声道,“要是我不喜欢简凌恒呢?”

话音落下,她一颗心提得高高的,一刻钟似乎被拉得十分漫长。但徐母只是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道:“说什么傻话。”徐念真握紧杯子,低下头不说话了。

席上,只有简凌恒朝着这边投来一眼。

一顿饭徐念真吃得无比沉默,只有两家大人在聊着一些生意上的话题。到了尾声时,话题才转到徐念真和简凌恒身上。

“说起来,什么时候挑个好日子,把两个孩子的事情先定下来吧?凌恒觉得呢?”徐母笑着,先开了口。简父简母闻言,也转头望了望一旁的简凌恒。简凌恒支肘懒洋洋地靠在桌上,把玩着茶盏,没有表态。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我不要。”最后,是徐念真先开了口。她抬起头,目光扫过席上每一个人,面上没有了惯常的甜美笑容,显得十分冷淡。

“念真,你胡闹什么呢?”徐母尴尬地伸手扯了扯徐念真的袖子,徐念真却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挺直了背脊,一字一句道:“我不喜欢他,我们不会在一起。”

对面的简凌恒终于抬起头,目光与她相撞时,嘴角扬起一抹笑,却没有说话。徐念真别过头,拿起自己的外套和包包,礼貌地颔首:“我吃完了,先走了。叔叔阿姨,你们慢用。”

就这么大步地踏出了饭店的大门,直到夜风吹到脸颊上,徐念真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忽然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脚下的高跟鞋刚买没多久,脚后跟被磨得生疼,她想了想,索性停了下来,脱了鞋,就这么赤著脚朝公交站台走去。

她明白自己有多疯狂,却又从这样的疯狂里找到了一种别样的快乐。

还没走出几步,她然感觉到了什么,回过头来。

简凌恒正站在她身后,手上提着她丢掉的高跟鞋,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徐念真顿时有些窘,咬了咬唇,半晌才干巴巴道:“你干吗?”

“大概是出来追跑掉鞋子的灰姑娘。”他挑了挑眉,讲了一个不太好笑的笑话,脸上却有淡淡的笑意。

“简凌恒,”徐念真抿了抿唇,终于道,“谢谢你。”

【八】

“相识的第一年零三个月,我和X先生正式‘分手’了。抱歉,之前欺骗了大家,其实根本就没有X先生,这都是我编的。如果可以,我也希望,以后会有那么一个人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徐念真在微博编辑界面上打下这长的长一段话,思考了一下,坚定地按下了“发送”后,把手机往岸上一扔,放任自己的身体浸入温暖的温泉水中。

那一夜过后,她和母亲吵了一架,却也成功让母亲打消了和简家联姻的念头。她还辞掉了那份本来就别有用意的工作,决定一个人出来走走散散心。

泡完温泉再拿起手机,微博下的评论和私信几乎爆掉,她穿好衣服拿了钥匙去餐厅吃饭。看了看微博评论提示上鲜红的“99+”,想了想,退出了账号。

大概是因为时间很晚了,餐厅里几乎没什么人,她挑了个位子坐下,点了单后,百无聊赖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时,一个侍应生走了过来,将一个大号玩偶放到了她的对面。

徐念真知道很多餐厅会有这样的服务,为了让独自进餐的客人看起来没那么孤单,会在客人对面的位子上放一个玩偶。她颇觉好笑地望着那个玩偶,忽然发现……这个玩偶和她床头那个十分相似……

或者说,根本就是同一款,只是大小不同。

明明她在国内找了很久,都没找到过那个玩偶的同款。

她有些疑惑地叫来了侍应生,想问这个玩偶是在哪里买的,侍应却摇了摇头,指了指门口,说:“是那位先生让我送给您的。”

徐念真抬起头,愣愣地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简凌恒站在那儿望着她,脸上有淡淡的笑意。

“你……你为什么会……”事发突然,她一时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我只是听说你要和我分手,所以特地来劝你回心转意一下。”他走过来,抱起玩偶,在她对面落座,支着下巴望着她。

徐念真愣住了,半晌才想起来,翻出手机登录微博。

她仔细地看了看评论,才发现,那天在超市里,有个小女生拍下了简凌恒抱着她的照片,而有熟识的人认出了照片里的简凌恒,顺藤摸瓜找出了他的微博,让他来哄哄她。

徐念真一时有些傻眼,望望手机,又望望面前的简凌恒,半晌才结结巴巴道:“你……你怎么也不澄清一下?”

“澄清什么?”简凌恒挑了挑眉。

“周年纪念日”那天,他们是一起吃了饭。第一天上班的时候,他是送她回了家。那天在超市,也能算作是两人一起逛的。甚至在长长的时间线上,第一条关于“X先生”的微博,亦算是发给他的。

除去那些浮夸的人设不说,他也的确是“X先生”

“等等,你又为什么会知道这个玩偶……”她望着他,觉得有什么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似乎要抓住了,可一转眼,又消失了。

简凌恒笑了笑,没有回答。

没关系,时间还有很多,他可以慢慢地,慢慢地解释给她听。


九阴真经犬皮:别对我说谎
ad
ad
ad
悠空网免费小说阅读,天天小说阅读网,名著阅读网,佳人网阅读改变自己,91言情小说阅读网,魅丽优品阅读网,猪猪岛小说阅读网,中学生阅读网